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菜鳥集運教學 > 財經 > 經濟觀察家 > 正文

春風夏語/政府拍地的諾獎啓示\諾亞控股首席經濟學家 夏 春

2020-10-16 04:24:03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拍賣理論很清晰地告訴大眾,只要有一個活躍的買方市場,底價設置越低越好,肯定是價高者得。而且拍賣結果都是對社會具備效率的,也就是説贏家一定是估值最高的人,此時社會福利損失最低\資料圖片

  2020年諾貝爾經濟學家頒發給史丹福大學兩位師徒教授威爾遜(Robert B. Wilson)和米爾格羅姆(Paul R. Milgrom),獲獎理由是“改善拍賣理論以及發明新的拍賣模式”。雖然拍賣無處不在,人人都應該懂一點拍賣理論。可惜的是,個人往往能夠聰明地解決生活中的拍賣問題(比如最簡單的方法是多收集相關信息),但政府層面往往不擅長處理拍賣問題。

拍賣無處不在

  除了人人都熟悉的拍賣形式外,例如藝術和收藏品拍賣,上海、香港的車牌拍賣等,很多經濟活動在本質上都屬拍賣,例如股票交易看上去和拍賣無關,但這就是實實在在的拍賣。與通常的拍賣有一個固定賣方不同的是,股票拍賣時,同時有無數個買方和賣方在出價和交割。

  公司和政府採購,通常希望保證質量下價格越低越好,這可以説是一個逆向拍賣。網站上的關鍵詞,廣告的排序都是由拍賣價格決定的。Google、Facebook、百度的主要收入也都來源於廣告拍賣。

  同步多輪加價競拍效果佳

  任何參加或者瞭解簡單拍賣活動的人,都可以發現競拍者之間互動的複雜性。但可能也想像不到,各種拍賣其實可以被博弈論完美地描述,並且給出競拍者的最優出價公式。

  最早以博弈論思想研究拍賣的威廉.維克瑞(William Vickrey)在1996年獲得諾獎,他發現在競拍者(買家)對商品估值彼此獨立的極端情況下,許多不同形式的拍賣,本質上是等價的,或者體現在競拍者的最優策略,或者體現在拍賣者(賣家)的預期收入上。而且,拍賣結果都是對社會有效率的,也就是説贏家一定是估值最高的人,此時社會福利損失最低。

  威爾遜考慮了另一種極端情形:被拍品對買傢俱有共同價值。贏家作為估值最高的人,當然就要採取其他最優策略以避免“贏家的詛咒”,好在拍賣結果仍然是有效率的。

  當上述兩種情況同時出現,或者遇到具備更加複雜特徵的拍賣時,此時不同的拍賣機制就會產生不同的預期收入,而且拍賣結果未必是有效率的。威爾遜、米爾格羅姆與合作者對這些問題進行了充分的理論研究。

  經濟學研究的最高層次,就是用理論改造世界。米爾格羅姆和威爾遜最大的貢獻就是在對拍賣理論深刻研究的基礎上,參與到現實中具體的拍賣機制設計,幫助賣者(政府、企業或社會)獲得最高的預期收入,同時實現最有效率(拍賣品落到估值最高的買者手中)的結果。他們發現,過去流行的方法在這種類型的拍賣中常常會遇到競拍不積極,或者收入低於預期,或者不符合效率的結果。原因在於,以車牌為例,這類拍賣既要考慮車主對車牌的不同估值,也要考慮車牌之間的替代和互補價值,還要考慮車牌先後成交價對估值的影響,以及車主策略性選擇在什麼時候出價等一系列相互關聯的因素。

  他們一邊對理論進行優化,使之更接近現實,一邊進行拍賣實驗,觀察結果差異,最終設計出效果最佳(政府預期收入最高,結果最有效率)的“同步多輪加價競拍(SMRA)”的方案。以車牌為例説明SMRA,競拍者每一輪對一個或多個車牌分別進行密封報價。每輪結束後,賣方公佈每個車牌的最高競拍價。下輪拍賣的不同車牌的起始價為上輪的最高競拍價,直到被更高的報價取代。同時,提交新的報價要比目前的報價高5%至10%,但在未來的幾輪拍賣中,競拍者可以撤銷部分或全部車牌的報價,直到所有車牌不再出現更高報價時,所有拍賣同時結束。

  這樣的好處是多方面的,密封報價可以鼓勵競拍者真實地反映自己的估值,而每輪公佈最高競拍價即有利於避免“贏家的詛咒”,又可以讓競拍者收集更多的信息,來提高估值的準確性。現實中上海的車牌競拍兩輪同步出價就是這個方案的簡化版。

  1994年美國政府採取SMRA拍賣無線電頻譜的收入高達200億美元,比預計的高出一倍,引起轟動,隨後英國效仿,收入340億美元。從此,拍賣理論家成為各國政府和各大企業的座上賓,SMRA被全球多個國家採用,用於拍賣公共資源,碳排放交易體系,機場的機位與起降時段。搜索公司和科技巨頭聘請經濟學博士和教授,設計廣告拍賣、產品定價和企業經營策略。

  拍賣底價宜低不宜高

  威爾遜與米爾格羅姆,以及其他研究者還陸續開發了適合不同特徵拍賣物的其他新方法,例如對多個商品打包拍賣用到的“組合價格鐘拍賣(CCA)”方案(簡單來説就是先進行多輪加價拍賣,最後來一次密封式拍賣),可以改進SMRA方案的不足。

  雖然個人往往能夠聰明地解決生活中的拍賣問題(比如最簡單的方法是多收集相關信息),但政府層面往往不擅長處理拍賣問題。以香港政府賣地為例,1999年採取地產商先密封出價,達到政府的底價成功“勾地”後,再進行公開加價拍賣的方法,由於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地產商出價無法達到底價,導致土地供應急劇減少,樓價急劇上升。政府卻是後知後覺,直到2013年才取消“勾地制”。

  其實,拍賣理論很清晰地告訴我們,只要有一個活躍的買方市場,底價設置越低越好,只有越多人願意出價,才越可能賣出高價。拍賣理論也同樣清晰地説明,涉及公共利益時,拍賣機制一定要綜合全盤考慮對社會福利的影響。可惜,香港政府在不掌握社會實際需求時,只考慮自身利益。表面上設置高價,試圖減少地產商的利潤,但實際上降低土地供應的做法,反而幫助地產商獲得更高利潤,造成對社會福利極大的破壞。政府特別需要多瞭解拍賣理論和實踐的新進展。

  諾獎迴歸傳統令人振奮

  在過去多年的諾獎預測遊戲中,米爾格羅姆是被提到次數最多的微觀理論家,甚至不需要加上“之一”,筆者自己也在這些年裏反覆預測他將與合作者獲獎。

  當下,經濟學研究面臨重大的挑戰,一方面,許多重大的問題亟待經濟學家去理解和提出解決方案;另方面,大多數研究都迴避這些問題,“去理論化”趨勢明顯,流行的是“魔鬼經濟學”(Freaknomoics),“可愛/滑頭經濟學” (Cuteconomics),甚至“巫毒經濟學”(Voodoo-economics)。在去年爭議頗大的諾獎公佈後,感覺更加強烈。

  上述聽上去好玩,論證過程“聰明”,但對現實重大問題完全迴避的經濟研究,不斷登上頂級期刊並頻繁獲獎。

  這讓我們感嘆,難道米爾格羅姆這樣的頂尖理論家徹底被遺忘了嗎?諾獎的傳統是獎勵二十至三十年前做出的改變經濟學思想的“基礎研究”,難道要讓步於當前熱門嗎?今年的頒獎結果迴歸傳統,整個經濟學學術圈都興奮。我們永遠無法達到他們的層次,但是高山仰止才是這個學科最吸引人的地方。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